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機器人顧問改變投資世界

2015/3/25 MarketWatch

4 ways robo-advisers will change investing

  導讀:MarketWatch專欄作家萊恩(MATTHEW LYNN)撰文介紹了日益興起的機器人理財顧問,指出它們將使得市場波動削弱,交易頻率降低,更加縝密,以及更加全球化,是值得我們期待的發展方向。
  以下即萊恩的評論文章全文:
  他們不會給你講述什麼奇聞趣事,也不會帶你一起去打高爾夫球,甚至不能坐下來陪你喝一杯。可是,這些機器人顧問,這些自動化的機械卻可以為你提供理財建議,管理你的投資組合,而且他們現在正逐漸走進投資世界的主流。
  美國最大券商之一嘉信理財現在已經在向自己數量衆多的客戶推薦機器人顧問了。在美國,在英國,以及在其他衆多發達國家市場,數十上百的初創公司都投身這一産業,致力於用機器來代替傳統的,有血有肉的投資顧問,這些公司的發展都可以用飛速來形容。
  自動化顧問在管理投資組合方面真的會表現得比人類好嗎?圍繞這一話題歷來爭論不斷。不過,事實就是擺在眼前,這些顧問很可能會迅速增加,達到相當的量級,旗下資産規模越來越大。假以時日,市場肯定會因此受到重大影響。
  何以見得?因為這些機器人做出的投資決定總歸是要和人類有所不同的。
  有四個變化可能發生。首先,市場的波動將被削弱,因為機器沒有人那麼豐富的情緒。其次,市場對分析的要求將更加嚴格。再次,交易的數量將會減少。最后,市場會進一步全球化
  其實,機器人顧問背后的理念並不複雜。評估一個人的收入,計算出他能夠支撐的和需要的儲蓄額度,判定最佳的稅務結構,然后找到滿足前面所有條件的合適的投資對象,這些確實可以依靠一系列智能運算法則來完成。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的情況都能夠完全靠着填寫一個事先制定的表格來得到充分體現的,不過,我們大多數人的理財情況都相對規範,機器人就可以滿足我們的需要了。更不用說,一個自動化的顧問同時也是一個收費低廉的顧問。
  很多時候,機器人顧問確實能夠做出更好的決定來。一個機器人不會因為某家基金管理公司過去幾個月請他看過歌劇,或者是自己曾經在某家機構就職就影響自己的選擇。非常富有的人或許還是會選擇量身定製的顧問和服務,就像他們的西裝也是定製的一樣,不過剩下的絶大多數人還是會樂於接受機器人顧問的,而他們也正是目標市場。
  不過,當一個市場的30%、40%乃至50%的比重是控制在機器人顧問,而非人類手中時,它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不同的市場。我們已經見識了電腦交易系統管理的對沖基金會給一些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機器人顧問的影響還會更大,因為它們最終很可能會控制更多資金。那麼,它們會帶來哪些不同?
  以下這四個領域應該是最值得我們關注的。
  首先,市場的波動性將會減弱。任何研究過股市的人都知道,市場的首要驅動力就是情緒。出現泡沫,瘋狂高估,最終崩盤,然後再周而複始,所有這一切的背後正是投資者的情緒。不過,如果大多數的投資決定都是運算法的産物,則這些決定有十之八九都會選擇穩健的買進持有。
  有人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指出對沖基金的電腦交易策略其實是強化了波動。這是因為,這些程序在創建時就是以捕捉短期利得為目的,常常都以秒甚至更小的單位來計量時間。
  相反的,立足於十年甚至二十年的長期來構築財富的機器人顧問則會每年買進一定量的股票,全然無視於短期波動。這一點人類很難做到,因為我們是感情的動物,但是對於機器人來说,這就是小菜一碟了。
  其次,市場上的交易頻率會降低。衆所周知,想要在市場上賠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過度交易。人類總是一會兒變一個念頭。他們以為自己可以發現市場的頂部或者底部。他們和別人打高爾夫球時聽到了一個竅門,然後就忍不住想要嘗試。基本上,他們的竅門都不會靈光,他們對頂部和底部的判斷都是錯誤的,而所有這一切都會讓他們交出更多學費。機器人顧問是不會犯這些錯誤的。那些高頻交易基金哪怕將來,或許也還會讓市場變得瘋狂,但是其他地方,周轉率都會比現在低得多。機器人可不在乎例行公事,度過乏味的一天。
  再次,市場會變得更加縝密。機器人還有一點比人類高明,那就是在處理大量信息時游刃有餘。只要設定好了目標,無論是尋找擁有大量癌症治療專利的生物技術公司,還是尋找向中國大量出口的德國機械公司,他們都可以不知疲倦地整理人類無法想象的數據,直至找到最適合的投資組合。
  他們原本可能錯過的就有限,而且他們還毫不介意過一段時間再就同一問題重新檢索,以確保那些公司依然符合要求。有人可能會说,市場現在已經是一個頗具效率的信息處理及其了,但是將來還會變得更有效率。
  最后,市場將更加全球化——哪怕現在我們已經全球化了。盡管我們口頭上說得漂亮,但是往往美國人更願意投資美國人企業,英國人投資英國的,日本人投資日本的。這很正常,畢竟我們都更願意選擇自己了解的東西,這種傾向是很難克服的。
  不妨拿英國作為例子。儘管倫敦股市已經堪稱是世界上全球化程度最高者之一,但是這裏的股票依然有60%是由本國的散戶或者基金持有的。如果是機器人來管理投資組合,它們可不會去琢磨某支股票是來自歐洲、美洲或者亞洲企業,它們只關心報酬率。
  機器人顧問確實不會給我們帶來太多樂趣。它們不會和我們共進午餐,也不會讓我們的投資像雲霄飛車(roller coaster)那麼刺激。可是,一個主要由它們來管理的市場很可能真的會變得更有效率,而且很可能會帶來更高的回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