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基金成本過高將很難戰勝指數

持有基金的機會成本,主要針對長期投資基金的人。假設小王擁有一筆100000元現金,目前銀行定存利率1.5%,小王可以選擇將全部資金存入定存,或者全部去購買基金,如果小王決定買基金,那他就得面對未知的報酬率,同時喪失了穩穩賺得定存1.5%報酬(1500元)的機會,則1500元就是小王這筆錢購買基金時的機會成本。換言之,當一筆錢可以有兩種以上用途時,就會產生機會成本的問題。

但是事實上買基金的機會成本不止這樣,還必須包括年管理費率與手續費,一般的國內股票型基金管理費在1.5-1.8%左右,平衡式基金在1-1.2%左右,債券型低於0.5%,國內投信發行的海外基金因為要付較多操作費用,費率高到1.8%都有。購買基金時還需支付手續費,沒有折扣時約1.5%,有打折可以低到全免或減半,因此若從嚴計算購買一檔國內股票基金頭一年實際的機會成本,大概相當於1.5%(定存報酬)+1.5%(管理費)+1.5%(手續費)=4.5%,往後則每年都有3%的機會成本存在。也就是說,如果小王買的基金一年來表現持平,一年下來,結算時小王的資產只會剩97000元,但如果存定存,小王資產會成長到101500元,4500元的差額就是機會成本。如果基金績效是虧損,那差距就會更大。該檔基金必須年獲利3%以上才能與定存績效相當。在斤斤計較的理財中,這不算少。因此當基金公司宣稱其基金操作績效戰勝大盤,對投資人並無意義,與基金績效賽跑的是定存報酬率,而不是大盤報酬率,財務管理上,就是所謂資金的時間價值。每一分一秒中,每一塊錢都可以滋生利息,因此資金要做有效管理,前提是你要瞭解手中資金可冒的風險程度。

接下來假設利率開始回升的話,各位當知投資基金的機會成本會愈來愈高,當某天利率走升到8%以上時,機會成本接近10%,從歷史經驗知道,長期的年平均報酬可達10%以上之基金不多,也就是說,高利率環境下投資基金並非智舉,績效不如存定存的機會大,利率回升時要記得應變。

在多數時間裡,基金公司的文宣都會勸你把閒錢放在基金,強調報酬率而避談風險,極盡所能拉高股票報酬預期的同時,還大力貶抑定存的報酬,使得許多人在基金投資慘遭虧損後,又回頭懷念定存的好,但願這樣的事不要發生在各位身上,不要讓基金公司大抽管理費後,個個坐領高薪、吃香喝辣,投資人卻反而要慘澹度日。

參閱:2007年投資銀行的紅利超過斯里蘭卡的GDP總值

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旅鼠效應(Arctic Hamster Effect 或 Lemmings Effect)

旅鼠效應(Arctic Hamster Effect 或 Lemmings Effect)

在旅鼠數量劇增,當地的食物變得稀少時,旅鼠和其他動物一樣,會向其他地方擴散。在挪威山區,山上的旅鼠向山谷擴散,有一部分會逐漸到了湖邊和海邊,在那裡安置下來。但隨著後來者越來越多,有些就會試圖游到對岸去,有的就被淹死了,這可能就是旅鼠集體自殺神話的源頭。1958年,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迪士尼動物紀錄片《白色曠野》,在這部片子中觀眾看到旅鼠落下懸崖的景象,因此至今為止依然有許多人以為旅鼠會集體自殺。

旅鼠——散戶中不理智、容易陷入集體無意識的一群。巴菲特先生曾經把旅鼠拿來比喻股民,證券機構就如旅鼠的家庭,當投資者的財富效應放大時,馬上傳到其他人的耳朵當中,不斷有人會加入這個市場,數量迅速擴大,市場因此而急劇膨脹。

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銀行衝財管,員工苦(每次都拜託親友老客戶買,等3個月閉鎖期一到就贖回,再去買新基金)


2015年07月27日
【林巧雁╱台北報導】銀行企業金融業務愈來愈難賺,各大銀行轉攻財富管理業務,大幅衝刺手續費收入,目標愈訂愈高,甚至要求全行總動員瘋狂賣基金,1年大約要募5檔新基金,某銀行主管大吐苦水,客戶不好找,最後只能把房子拿去抵押貸款自己買,虧錢也只好認了。

這位大型金控的銀行員工說,國內新基金募集過於密集,不到3個月又要募新基金,哪有那麼多客戶可投資?每次都要拜託親朋好友跟老客戶買,客戶等3個月閉鎖期一到就贖回,再去買新基金,原來的基金規模萎縮到只剩1~2億元。理專抱怨,各銀行想要賺這種「無風險手續費」想瘋了,雖然財富管理手續費沒有風險,但仍有許多隱藏成本,比如為了吸引客戶投資,以降低利息收入或匯兌收益,等於增加銀行成本,因為要拜託客戶買新基金,只好以換匯或是借款利息更便宜的好處來交換。

他說,這根本只是移轉會計項目,用來「美化財富管理的收入」。舉例說,募集1檔新基金10~20億元台幣,1家小分行分到1000萬元額度,每個人都要分配,少則幾萬元,主管多則60~80萬元。基金閉鎖期3個月,等於要準備2套資金去滾,因為平均兩個半月後又要募新基金了。

某位老行員說,「某分行新進員工被分到的首收手續費是20萬元,手續費1%等於要1個新人拉2000萬元耶!是不是很離譜?」

大眾銀行財富管理事業處協理吳碧芬說,若市況不佳,不會硬要理專賣基金,可改建議其他商品,基金本來的流動性就較高,理專目標應是客戶永遠用不完,應該要不斷開發客源,才不會發生自己掏腰包投資的現象。

2015年5月27日 星期三

預測市場?


預測市場?

人們常常花這些時間在想,”我應該在今年哪時候做投資?什麼時間點才該投資?”
這真的是在浪費時間.很沒有意義.

我做過一個研究,是個很棒的練習.在30年期間,從1965到1995年,如果你要投資$1,000美元,且有超凡的運氣,你在當年最低的價格買入(在這我猜他說的是『大盤指數』),你將你的$1,000美元買在最低點,那你的資金將會以年均11.7%成長.

那換個不幸運的傢伙,他每年總是買在高點,30年中,持續每年都將$1,000美元投資在當年最高點,那他最後的年均報酬率會是10.6%.這是你買在高點和買在低點的差別.

若你是那種總是在當年第一天投資的人,你的報酬率將會是11.0%.我想這機率很小,但人們總是花不可思議的精神嘗試想要去猜測市場要怎麼走,要在什麼時候買入.這真的很不值得.”

— Peter Lynch,1996年

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機器人顧問改變投資世界

2015/3/25 MarketWatch

4 ways robo-advisers will change investing

  導讀:MarketWatch專欄作家萊恩(MATTHEW LYNN)撰文介紹了日益興起的機器人理財顧問,指出它們將使得市場波動削弱,交易頻率降低,更加縝密,以及更加全球化,是值得我們期待的發展方向。
  以下即萊恩的評論文章全文:
  他們不會給你講述什麼奇聞趣事,也不會帶你一起去打高爾夫球,甚至不能坐下來陪你喝一杯。可是,這些機器人顧問,這些自動化的機械卻可以為你提供理財建議,管理你的投資組合,而且他們現在正逐漸走進投資世界的主流。
  美國最大券商之一嘉信理財現在已經在向自己數量衆多的客戶推薦機器人顧問了。在美國,在英國,以及在其他衆多發達國家市場,數十上百的初創公司都投身這一産業,致力於用機器來代替傳統的,有血有肉的投資顧問,這些公司的發展都可以用飛速來形容。
  自動化顧問在管理投資組合方面真的會表現得比人類好嗎?圍繞這一話題歷來爭論不斷。不過,事實就是擺在眼前,這些顧問很可能會迅速增加,達到相當的量級,旗下資産規模越來越大。假以時日,市場肯定會因此受到重大影響。
  何以見得?因為這些機器人做出的投資決定總歸是要和人類有所不同的。
  有四個變化可能發生。首先,市場的波動將被削弱,因為機器沒有人那麼豐富的情緒。其次,市場對分析的要求將更加嚴格。再次,交易的數量將會減少。最后,市場會進一步全球化
  其實,機器人顧問背后的理念並不複雜。評估一個人的收入,計算出他能夠支撐的和需要的儲蓄額度,判定最佳的稅務結構,然后找到滿足前面所有條件的合適的投資對象,這些確實可以依靠一系列智能運算法則來完成。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的情況都能夠完全靠着填寫一個事先制定的表格來得到充分體現的,不過,我們大多數人的理財情況都相對規範,機器人就可以滿足我們的需要了。更不用說,一個自動化的顧問同時也是一個收費低廉的顧問。
  很多時候,機器人顧問確實能夠做出更好的決定來。一個機器人不會因為某家基金管理公司過去幾個月請他看過歌劇,或者是自己曾經在某家機構就職就影響自己的選擇。非常富有的人或許還是會選擇量身定製的顧問和服務,就像他們的西裝也是定製的一樣,不過剩下的絶大多數人還是會樂於接受機器人顧問的,而他們也正是目標市場。
  不過,當一個市場的30%、40%乃至50%的比重是控制在機器人顧問,而非人類手中時,它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不同的市場。我們已經見識了電腦交易系統管理的對沖基金會給一些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機器人顧問的影響還會更大,因為它們最終很可能會控制更多資金。那麼,它們會帶來哪些不同?
  以下這四個領域應該是最值得我們關注的。
  首先,市場的波動性將會減弱。任何研究過股市的人都知道,市場的首要驅動力就是情緒。出現泡沫,瘋狂高估,最終崩盤,然後再周而複始,所有這一切的背後正是投資者的情緒。不過,如果大多數的投資決定都是運算法的産物,則這些決定有十之八九都會選擇穩健的買進持有。
  有人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指出對沖基金的電腦交易策略其實是強化了波動。這是因為,這些程序在創建時就是以捕捉短期利得為目的,常常都以秒甚至更小的單位來計量時間。
  相反的,立足於十年甚至二十年的長期來構築財富的機器人顧問則會每年買進一定量的股票,全然無視於短期波動。這一點人類很難做到,因為我們是感情的動物,但是對於機器人來说,這就是小菜一碟了。
  其次,市場上的交易頻率會降低。衆所周知,想要在市場上賠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過度交易。人類總是一會兒變一個念頭。他們以為自己可以發現市場的頂部或者底部。他們和別人打高爾夫球時聽到了一個竅門,然後就忍不住想要嘗試。基本上,他們的竅門都不會靈光,他們對頂部和底部的判斷都是錯誤的,而所有這一切都會讓他們交出更多學費。機器人顧問是不會犯這些錯誤的。那些高頻交易基金哪怕將來,或許也還會讓市場變得瘋狂,但是其他地方,周轉率都會比現在低得多。機器人可不在乎例行公事,度過乏味的一天。
  再次,市場會變得更加縝密。機器人還有一點比人類高明,那就是在處理大量信息時游刃有餘。只要設定好了目標,無論是尋找擁有大量癌症治療專利的生物技術公司,還是尋找向中國大量出口的德國機械公司,他們都可以不知疲倦地整理人類無法想象的數據,直至找到最適合的投資組合。
  他們原本可能錯過的就有限,而且他們還毫不介意過一段時間再就同一問題重新檢索,以確保那些公司依然符合要求。有人可能會说,市場現在已經是一個頗具效率的信息處理及其了,但是將來還會變得更有效率。
  最后,市場將更加全球化——哪怕現在我們已經全球化了。盡管我們口頭上說得漂亮,但是往往美國人更願意投資美國人企業,英國人投資英國的,日本人投資日本的。這很正常,畢竟我們都更願意選擇自己了解的東西,這種傾向是很難克服的。
  不妨拿英國作為例子。儘管倫敦股市已經堪稱是世界上全球化程度最高者之一,但是這裏的股票依然有60%是由本國的散戶或者基金持有的。如果是機器人來管理投資組合,它們可不會去琢磨某支股票是來自歐洲、美洲或者亞洲企業,它們只關心報酬率。
  機器人顧問確實不會給我們帶來太多樂趣。它們不會和我們共進午餐,也不會讓我們的投資像雲霄飛車(roller coaster)那麼刺激。可是,一個主要由它們來管理的市場很可能真的會變得更有效率,而且很可能會帶來更高的回報。

2015年2月13日 星期五

巴菲特和對沖基金經理人對賭 (2008 - 2014)

巴菲特和對沖基金經理人對賭,報酬率卻都沒有比賭金的投資報酬率好

2015年02月13日
從2008年1月1日開始Protégé Partners公司總裁塞德斯(Ted Seides),向股神巴菲特打賭,對沖基金(Hedge Fund)操盤手打賭複雜的對沖策略能擊敗股神巴菲特單調的投資方法(Index Fund),雙方賭金為100萬美元。
據英國《每日郵報》引用《法新社》的報導,,這場長達10年的賭局邁入第7年,美國對沖基金操盤手Ted Seides,自稱複雜、高槓桿的操盤策略,能打敗巴菲特枯燥乏味的投資方式,但他周四公開表示「看來確實輸了(We sure look wrong.)」。意指巴菲特勝券在握。

波克夏哈薩威(Berkshire Hathaway)董事長巴菲特挑選先鋒集團(Vanguard Group Inc.)保守型標普500指數基金Admiral股份,塞德斯的投資組合則是5檔只投資其他對沖基金的基金。
巴菲特認為對沖基金高昂的管理和績效費用,會抵消複雜的對沖策略高投報率的優勢,反而會比平庸的投資風格(指數基金)報酬率低。

這二種投資方式目前的表現是:自2008年以來,巴菲特的指數型基金投報率達63.5%,反觀塞德斯投資組合在扣掉管理和績效費後,報酬率只有19.6%。如果沒扣掉這些費用,塞德斯的報酬率有44%。
不過,2人投資方法的報酬率卻被證明沒有比賭金的投資報酬率好。
巴菲特和塞德斯總共拿出64萬美元賭金,投資10年到期後可領回100萬美元的零息債券。
這個卻成為金融危機以來最佳的投資之一。塞德斯表示,不到2012年,這筆債券投資已經增值到95萬美元,投報酬高達48.4%。債券被賣掉後,轉買波克夏哈薩威的股票,當初雙方拿出的64萬美元,如今價值170萬美元,報酬率高達165%。
不過,10年後這場賭注的真正贏家將會是慈善機構,因為慈善機構將獲得2018年雙方分出高下後的賭資。

2014年5月13日 星期二

巴菲特與對沖基金打賭 (2008 - 2013)

巴菲特與對沖基金打賭 (2008 - 2013)

巴菲特與對沖基金打賭, 看10年後這些華爾街金童是否有辦法打敗市場指數, 以下是S&P 500 對上 Protege Partners五家基金的平均.
2008 - 2013
S&P 500 vs. Protege Partners Wager Results:
For the Six Years ended December 31, 2013
YearS&P 500Hedge Funds
2008-37.0%-23.9%
200926.6%15.9%
201015.1%8.5%
20112.1%-1.9%
201216.0%6.5%
201332.3%11.8%
累積43.5%12.5%
(2008-2013 Cumulative Return)
S&P 500 index fund 43.8%
Hedge funds12.5%